关闭

用户登录
欢迎访问安全生产法治网! 人员查询  注册 | 登录 | 收藏
地区· 导航
当前所在: 主页 > 事故举报 >

苍南县龙港镇新兰村被抓几十人究竟有何黑幕?真的是与安居房事件有关吗?还是简单的官商勾结?

  • 时间:2016-12-26 14:30
  • 来源柒零叁
  • 字号:

2011年被传的沸沸扬扬的苍南县第四期安居房的地理位置就位于苍南县龙港镇新兰村,一个在龙港镇算是发展地比较缓慢的农村。

现在大家所说的安居房就是被我们村民称为干部房的几栋气势恢宏的大楼,在这件事曝光以前,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国家给予干部们的福利。直到最近,人们才恍然大悟。

安居房目前正日以继业地进行着.....大兴土木地建工,使新兰村的老房子裂开了一条逢,再加上这附近的另外一处开工,加剧了村民内心的恐慌。人们只盼望着千万不要刮台风不要台风,要不然连房带人都没了。

本来和谐的小农村,突然被一阵警车的叫鸣声给惊醒了。2011年5月28号,星期六,苍南县公安局发动了50多名警员,10多辆警车,紧紧地围住了龙港镇新兰村搬运站,在里面休息待工的40多名本村工人被烤上手铐,带上了警车,随行的龙港记者拍下了这一幕,每个人茫然的表情,无一不被清清楚楚地抓拍了,生怕漏掉一个可以大作文章的镜头。在此,真的要向这位记者的“敬业精神”致敬。这群庞大的队伍开着警车,浩浩荡荡地开向了前方。刺耳的叫鸣声似乎在向我们展示着警察的权威,或许也在给予我们警告。

如此一幕,惊呆了全村人,新兰村顿时一阵哗然。在此,我想强调一下,一般稍微有点钱,生活比较小康的,都早已远离这个农村的老房子,剩下的都是家庭比较困难,没有什么文化知识,只能留在农村种田的穷人们。可是几年前,村民的田地被政府以远远低于市价的价格征用了,我记得是一亩地只有几千。当时确实是有村民不同意,但是,再硬也硬不过政府。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印刷工业园区。眼见着这些没有田地的村民要失业了,于是村委决定成立新兰村搬运站,负责印刷工业园区的搬运工作,当然,这些也是由村委跟工业区内的企业达成一致协议的。为了解决搬运站搬运工人的人选问题,大家决定采用抽签的方法比较公平,抽签一年一次,时间定在每年的五一前后。就这样,搬运站一直运营到今天。这算是政府为这些贫困的村民提供的唯一就业机会吧,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其他可行措施改善百姓的生活。于是村民就紧紧抓住这个机会,早出晚归不辞辛劳地工作着。我记得我老爸做搬运工这几年,肩膀都向一边倾斜了,这还是细心的老妈发现的,当老妈向老爸说这些的时候,她眼里含着泪花。而老爸的回答总是那么乐观又轻松,“等你们三个都上大学了,我就在家听听温州古词,到时候就不要向小时候那样抱怨这个声音太吵”,听着笑着,看到头发半白的老爸,不免有些心酸.......

当老妈告诉我消息的时候,我还说不可能吧,可是电话那头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我生怕前几个月刚做完手术的母亲矜持不住,于是放下电话,立马赶回了家.....回家的那一幕场景使我呆住了,我熟悉的大婶大姐公公婆婆们个个眼眶红红的,有些还在那里哭泣.....是啊,不止我爸一个人啊,全村40多个男人都被抓走了,大家情况都差不多,再坚强的女人也承受不了这突如齐来的打击,可是我妈呢,看到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木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不过瞬间就转化成汹涌的泪水.......怎么会这样?

当大部分家属们平静下来后或许都在想,怎么会这样?终于,残酷的24小时日夜不停地“严刑拷问”之后,透出了一点消息,说这些工人是霸王搬运,参与多起敲诈勒索事件,属于犯罪团伙,并且要被刑事拘留。跟此事件无关的人等,既有其他原因者,被释放,其余20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并与被抓次日下午送往灵溪看守所。

那次从钱库镇被送往灵溪的时候,我没去看,我心中的老爸总是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那么地慈祥,那么地和蔼,更是善良到冬天的时候跳下河去救素不认识的小孩,而当时在岸上是有那么多的会游泳的男人,而村里的公公婆婆儿子不在身边的,什么换灯泡,装电线的都找老爸,再怎么疲劳的老爸也会马上帮他们做,尽管饭只吃到一半。怎么也和拷上手铐,低垂着头被人从后面呵斥着老实点的犯人联系不上。或许是我在逃避,或许我看到当时这种情景会失控,会发疯似地扑向我最亲爱的老爸,大喊着不要碰我爸,我爸是被冤枉的。

后来,我们在村委的带领下,了解了这次情况。告发这些搬运工人的是在本工业区的一个公司,具体名字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我也不想说,起因是因为他们在搬运这家公司新到的机器的时候要价一直谈不下来,当然,有一两个人粗鲁的说了几句话,这我们不否认,但是后来还是达成了协议。领了钱,本以为没事,但却被老板反咬了一口,于是就有了那天的一幕。之后不知怎么的,又说他们牵连多项敲诈勒索事件,被敲诈主角就是这次在这件事中扮演弱者的各老板们。

虽然,一件件违法的事情被他们罗列出来,似乎这些工人是罪有应得,但熟悉他们的我们始终相信,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但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们,在好心人的带领下,向镇政府求情,向这些企业的高层们认错,龙港镇政府主任办公室前,她们哭着下跪着,可是他们毫无所动,铁一般的心毅然甩门而去,把他们远远地甩在了门后,此时的妇女们不管什么冤不冤,只一心想着他们丈夫平安出来就好了,其他的一切显得是那么地薄弱。而无情的社会还是把他们抛弃了。只有我母亲还在说着,要是能还你爸一个清白就好了,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吧.....可是,谁有办法,出来的20个人里面是花钱的花钱,找关系的找关系,花钱的话起码要从5万以上说只有继续被冤枉着。有什么办法。

后来的几天,附近的几个村都有搬运工人被抓,但奇怪的是都是抓进去,没过几天就出来了。唯有新兰村的百姓还在里面苦苦期盼着回家的日子,也许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警察盘问的时候说的是普通话,大家也知道,这些工人连小学都没毕业,况且当时的小学教的还是温州话,他们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的。警察问什么,他们也就明白个大概,一直回答“是”,“不是”,当警察问到他们希望得到的答案时,审讯就结束了。可怜的农民,悲催的农民。

直到苍南县第四期安居工程被爆光的时候,村民们才恍然大悟。紧接着,另一批多具争议的用地连条件都还没谈也要开始开工,全都在这个时候,全都这么巧。于是人们联想到,县里为什么偏偏抓着新兰村不放,其一个明显的目的就是随便抓几个人,让这些开发商可以开发地顺利一点,毫无疑问,他们做到了这点。现在的新兰村可谓是人人恐慌,就怕自己哪天出门买菜都会被苍南县公安局的人给抓了,随便给你安一个罪名就刑事拘留,因为谁没有犯过道德上的错误,在这些干部口中,所谓的道德就是法律。对于这些干部,村民们当然是咬牙切齿地憎恨,愤怒。我的脑海里依然闪过老爸经常说的一句话,“跟美国台湾相比,我们真是太幸运了,中国共产党时时都想着农民,时时关注着民生”......爸,现在的你还是这么想的吗?

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他们说要判刑,但不知是真是假。想我老爸在监狱肯定瘦了吧。龙港电视上依然重复播放着当天他们被捕的情形,依然刺耳地报道着“犯罪团伙犯罪团伙的”,好像国际通缉犯落入他们手中一样地自豪、骄傲。怎么就没有脑子想想,你们作为领导,这些百姓都是你的子女们,就算子女犯错,难道做父母的就能逃脱得了责任?你们政府不是应该带头反省的吗?动不动就抓人,动不动就刑事拘留,动不动就判刑,难道这就是你们一贯的作风吗?既没有对没文化的村名进行教育,也没有任何警告,就这样说,你们做错了,等着坐牢吧?

现在的新兰村真的是被这些政府官员们搞得民不聊生,百姓哀声冤到,似乎又回到了封建社会,村民们的眼前是一片黑暗。苍南县龙港镇新兰村搬运工人被抓事件究竟是与这次的苍南县第四期安居房事件有关还是单纯的官商勾结?

求社会还于我们新兰村一个公道.......求有心人转发,揭发苍南县政府的又一大黑幕....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安全生产法治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安全生产法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9 aqscfzw.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20598 010-57028685 15301049667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020598

联系邮箱:aq[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