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用户登录
欢迎访问安全生产法治网! 人员查询  注册 | 登录 | 收藏
地区· 导航
当前所在: 主页 > 事故调查 >

五常大米乱象调查:交通事故揭开的造假迷局

  • 时间:2015-06-24 08:45
  • 来源网易新闻
  • 字号:

  近年来,市场上的黑龙江“五常大米”造假泛滥。这些问题大米包括“杂牌米+香精”,以及“调和米”掺假等等。其中一个重要的造假手法,是收购外地的水稻到五常倒卖给当地大米加工企业,再勾兑成“五常大米”进行销售,从中赚取丰厚利润。

  去年底,黑龙江哈尔滨市依兰县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意外暴露出“五常大米”造假迷局的冰山一角。

  交通事故引发质疑

  翻着儿子倒卖水稻的账本,刘焱力数度落泪。

  去年底,丈夫邱广生和儿子邱实在收粮途中遭遇车祸身亡。这意外的打击,让刘焱力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2014年12月5日下午放学后,在五常市冲河镇中心小学担任教师的刘焱力回到家中,丈夫和儿子正在吃饭,在座的还有两位名叫梁金英和梁金彪的人。

  刘焱力这才知道,丈夫和儿子要和这两个人一起去外地找粮。

  大约1个小时后,邱广生、邱实、梁金英、梁金彪四人就开着车出发了。

  晚上快7点的时候,刘焱力就接到依兰县交警方面的电话,警方说邱实等人在依兰段服务区发生交通事故了,请家属尽快赶去。

  在赶往依兰县的路上,刘焱力接到了五常市公安局启智派出所所长李润民的电话,李在电话上指点她路应该怎么走。

  五常市和依兰县同属哈尔滨市的下辖市县,两地直线距离约250公里。

  待刘焱力赶到依兰县时,李润民及妻子、儿子李赫奇一家三口已经先期到达。刘焱力后来才知道,同去收粮的梁金英和梁金彪是堂兄弟,均是李润民舅家的孩子。

  依兰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2014年12月5日18时许,梁金英驾驶超速行驶的黑AD3298号捷达牌小型轿车,沿G1011国道由西向东行驶至依兰段南侧服务区时,因冰雪路面操作不当车辆撞到服务区卫生间墙上,造成车内乘车人邱实、邱广生、梁金彪受伤,邱实、邱广生经抢救无效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

  同时,该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指出,牌照为“黑AD3298”的捷达牌小型轿车机动车的所有人,是五常市公安局。

  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围绕交通肇事赔偿问题,刘焱力和李润民多次协商谈判未果。

  刘焱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润民家收水稻,丈夫邱广生和儿子邱实是替他去寻找粮源。

  李润民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则回应称,他的儿子李赫奇和邱实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是合伙收水稻。李润民还强调,自己从未参与收水稻。

  由于肇事车辆的所有人是五常市公安局,刘焱力也要求五常市公安局履行赔偿责任。

  2014年12月26日,五常市公安局向刘焱力下发了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大致内容是:黑AD3298白色捷达车系2002年9月由中共五常市委办公室购买,落户于五常市公安局,但该车由统战部管理并使用;2006年11月由中共五常市委办公室将该车收回后多次转卖,因此该车车主并非五常市公安局。

  该意见书还写道:“关于你的赔偿问题,根据2001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原车主是否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复函,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因车辆已交付,原车主既不能支配该车的运营,也不能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得利益,故原车主不应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故对邱广生、邱实交通事故死亡,五常市公安局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在五常市公安局拒绝赔偿以及与李润民谈判未果的情况下,2015年2月,刘焱力将肇事车辆所有人五常市公安局以及机动车使用人李润民、李赫奇起诉到依兰县法院。

  4月24日,依兰县法院公开审理了该案件,庭审焦点集中在肇事车辆所有人是谁的问题上。

  在法庭上,五常市公安局没有拿出首次车转让的手续。刘焱力称,“政府车辆应该公开拍卖,有一定程序,而公安局没有相关拍卖手续证明。”

  在打官司的同时,刘焱力还到黑龙江省有关门举报李润民作为公职人员利用公车经商并造成严重伤亡的违纪行为。

  对于肇事车辆是否归属五常市公安局问题,本刊记者致电曾参与处理刘焱力信访事件的五常市公安局长副局长王诚,他称“在外地出差,一两句说不清,”让记者联系该局法制科长孙宝学。但孙宝学对于本刊采访要求未予回复。

  外地粮勾兑五常大米

  6月4日,在五常市公安局启智派出所,李润民接受采访。李润民称是他的儿子李赫奇在做水稻生意,一再强调自己没有参与倒卖水稻。

  去年,李赫奇毕业后没有找到正式工作,一直在家待业。10月,秋收季节,看到有人从外地往五常市贩卖水稻,赚取大笔利润,于是李赫奇也开始想做水稻生意。

  “儿子对我说, 爸,我也想做买卖 。我说你整吧。我在朋友那借了几十万,孩子自己也借了几十万,大概凑了八九十万,他就开始倒腾水稻。五常(大米)没什么可做的,大家都倒腾粮。”李润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据李润民介绍,生意好的时候,每车水稻能挣到3000~5000元,但不好的时候,还有可能赔钱。收购的水稻一般是从佳木斯、牡丹江、依兰附近购买的“假长粒”,也有部分是在五常当地卖的稻花香。

  “起初,是 稻伢子 跟我儿子李赫奇去外地收水稻,后来邱实也帮助我儿子收水稻。在央视把五常大米掺假曝光后,他们就停收几天。他们前后收水稻不到一个月时间,12月5日就出了交通事故。别人的粮贩子收几十吨、上百吨都没出事,这刚收十几吨就出事了,说出去都磕碜!”李润民说。

  李润民表示,李赫奇收的水稻主要销往五常市内的中粮米业(五常)分公司、蓝天米业以及恒大米业。

  刘焱力则称,他们收的水稻基本都卖给中粮米业(五常)分公司,“因为中粮公司就在李润民管辖的片区,他能弄来指标。李赫奇刚毕业,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关系背景,主要就是靠李润民的关系弄来中粮内部指标。他们从外地收水稻,每市斤1.51元,转手卖给中粮公司的价格就是1.91元,赚取中间的差价。”

  “中粮收粮是对外的,卖粮有的要排两天两夜,有时我们还要去中粮门口维护秩序。我后来了解,中粮是有指标的,但是咱们没那个关系,也要不来指标。李赫奇一共收了几十车粮,卖给中粮大约有8~10车吧,这些我先前都不知道,是事后听说的。我没有参与经商。”李润民说。

  6月2日,中粮米业(五常)分公司行政人员刁方铭告诉,中粮米业(五常)分公司收的水稻“都是五常市范围内的,并且只接收与合作社有订单的水稻,不接收五常市以外的水稻”。

  官员涉嫌担任掮客

  2014年底,有媒体曝光五常大米勾兑事件,五常市开始严查从外地将水稻运往五常的车辆。

  李赫奇和邱实从外地往五常市贩卖水稻也发生在此期间。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目前从外地向五常贩卖水稻已经形成巨大的利益链。

  这些“隐形米商”从外地收水稻,再倒卖给五常市的加工企业,这一转手一斤水稻可以挣0.3至0.5元,每车水稻最低装载在30吨以上,如此算来,每车水稻至少能挣1.8万到3万元。这个买卖可谓利润丰厚。

  对于倒卖外地大米到五常再进行勾兑、造假的行为,五常市政府部门也曾组织工商、质监、公安等多个部门联合打假,甚至采取了“四门落锁”的方式封锁外地水稻进入。

  尽管政府采取封堵措施,但勾兑、造假现象并未得到遏制,参与者既有个人,也有企业,甚至有个别政府官员也参与其中。

  五常市粮贸商业街上聚集了多家水稻种子经销处以及大米销售企业,某企业负责人直言不讳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称,五常市某位现任官员拥有该企业的股份。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五常的一些官员或明或暗参与当地大米种植、生产和销售,有的官员在大米加工企业持有干股,有的则是通过亲属持股,甚至有些官员以顾问身份在企业中担任职务。

  “近些年五常勾兑大米催生了大批掮客,这些掮客大多有政府官员背景,暗中操纵大米的买卖。这些五常市的掮客能从外地收稻,并且顺利通过政府设置的关卡,再卖给五常市的加工企业。”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安全生产法治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安全生产法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9 aqscfzw.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20598 010-57028685 15301049667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020598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